一个吴亦凡相当于60个刘德华 ,淘宝灯牌卖家眼里的“粉丝江湖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
  

  张峰不追星,但他是千万粉丝身后的神助攻。

  文 / 郑亚文

  编辑 / 屠雁飞

  4个月前,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的现场。

  老牌唱将梁静茹上场,在一片漆黑的观看席上,粉丝们举起了百来个灯牌。

  台下,坐着满满当当的TFboys的忠粉。他们家的偶像还未登场,粉丝们早已按耐不住,高高举起了几万个灯牌。现场顿时成了红蓝绿的三色海洋,气势壮观。

  表演开始了。粉丝们喊出王源的名字,立马被“易烊千玺”、“王俊凯”的声浪盖过。三色灯牌,争齐斗艳,轰动全场,有节奏地舞动起来。

  张峰是淘宝上的灯牌卖家。开店九年,一共卖出近百万块的明星灯牌。为了应援这场演唱会,有粉丝从他店里买了几千个TFboys的明星灯牌。

  在张峰的手机里,存着几十个顶级明星的粉头(粉丝的头目)电话。 他们被网友们骂“脑残”,却是张峰的“上帝”。

  演唱会前一天,粉丝让他做了一货车灯牌

  张峰做灯牌的时间,要追溯到2011年。

  那年五月,刘德华在武汉开了一场6万人规模的演唱会。

  20岁不到的张峰正在武汉科技大学读书。业余时间,他开了一家淘宝店。作为电子迷,他的手工制作灯牌业务,刚刚在店里上线。

  演唱会开场前一天,有位粉丝在淘宝上找到张峰,想让他帮忙做几个灯牌。

  张峰连夜赶制出了几个灯牌。第二天晚上,他抱着写了“爱你一万年”、“刘德华我爱你”、“华仔”的几个塑料牌子,从青山区的学校,挤了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,到沌口体育馆,送到了粉丝手上。

  “武汉的公交出了名的挤,有好长一段路,都是用手把灯牌得高高的。”这一笔订单,让张峰赚了100多元。

  那几年,周杰伦正火得一塌糊涂。演唱会大神张学友也满世界走穴,去各地办演唱会。

  托这些经久不衰的大明星的福,张峰店里的灯牌生意,始终相当稳定。

  2012年,快乐男生、超级女声,名声大噪。张峰突然接到了第一个大单。张杰要在北京举办演唱会,粉丝后援会联合起来,一次性在张峰这里下了几百个灯牌。

  “一下子在宿舍里屯了很多材料,还担心装不下那么多货。”

  张峰拉上室友,连夜赶工。花了两天时间,做出来的灯牌堆满了好几个宿舍。最后,叫了快递公司派了一辆货车,把所有的灯牌拖出了校园。

  从那时回溯,张峰已做了九年的灯牌生意。

  他说,明星火不火,全体现在一块灯牌上。

  一个吴亦凡,相当于60个刘德华

  “吴亦凡的粉丝最有钱。”

  2012年,几个EXO后援会成员的粉丝,花了一万多元在张峰这里定了几百个灯牌。

  这是他第一次听说EXO。这是一个在韩国爆红的组合,成员里的四个中国人吴亦凡、鹿晗、张艺兴、黄子韬,被粉丝们奉为“天朝四子”。

  粉丝圈有粉丝圈的规矩。

  有的粉丝是“唯粉”,只粉组合里的一个明星。2014年,吴亦凡、鹿晗、张艺兴的“唯粉”就在张峰的店里定过灯牌。

  “有的粉丝是'团饭',喜欢团体中的所有成员。还有的是'亲妈粉',她们把偶像当儿子一样宠,他们做什么都是最棒的。我们最怕遇到'白嫖',他跟你在旺旺上聊半天,一个灯牌都不买,有点浪费时间。”

  每一群唯粉的灯牌,都有一个专属色。

  “吴亦凡的灯牌是银白色的。张艺兴的,是紫色的。鹿晗的,是黄色的。在他们后来出道的TFboys是橙色的灯牌。”

  开演唱会时,现场十几万观众按颜色分区,各家粉丝高举灯牌,五颜六色的灯光照亮夜空,唯恐自己爱豆的灯光面积比其他家的小。

  “追星就像打仗,灯牌就好比枪支弹药。灯牌举起,子弹上膛,粉丝是冲锋陷阵的战士,武器和人数,总有一项要是优势。”张峰说。

  2014年,吴亦凡的“唯粉”通过别人介绍,找到了张锋。

  他给吴亦凡的粉丝做了一套3m*3m的灯牌,用于某家卫视的跨年演唱会应援,银白色的灯管拼成“Kris”字样,这是吴亦凡的英文名。对方还特地要求,字母“i”上的小点,要做成一个爱心。

  “那个粉丝在旺旺里特别强调,不用考虑成本,用发亮效果最好的材料,一定要做得气派点!”

  “后来,他们把演唱会现场的灯牌照片晒到评论区,吴亦凡的粉丝买的都是前排VIP票,有钱真不是说说而已。”

  这套灯牌,张峰挣了3000元,相当于卖60个刘德华的灯牌。

  “给粉丝做事,口风要紧”

  小鲜肉的粉丝们不断地刷新张峰的销售记录。“2017年,TFboys在南京开演唱会,我一共给他们做了2万多个灯牌。”

  那一次,张峰的设计师提前一个月就和粉头做设计沟通。演唱会前2周,他们将赶制出的1万多个灯牌快递到南京,剩下的1万多个仍在生产。

  临近演唱会的前三天,最后一批才赶完,快递已经来不及,张峰租了一辆5米长的大货车,把1万多个灯牌送到了南京。

  从那之后,TFboys后援会的粉头就成了张峰店里的常客。

  一次,有粉丝在旺旺上咨询店里的客服小颜,“易烊千玺的粉儿你们家定灯牌吗?”

  小颜心想,都是一个组合的,应该不会避讳吧。于是给了对方肯定的答复,一会,对方又问:“他们定了多少个?”

  “1000个。”

  “好,那给我们王源定2000个。”

  张峰知道后,立马在当天晚上给20多个客服开了一个小会。

  “给粉丝做事,口风要紧,尤其不要透露其他家粉丝的购买信息。也不要参与粉丝之间的斗争。”做了九年的灯牌,他有自己做生意恪守的金律。

  “跟每一家粉丝都要维护好关系。”

  赚走了那“10%”的粉头

  张峰有?4个微信号,里面加满了各路明星的粉丝,一共有几万人。这其中,含金量最高的是几十个明星的“粉头”。

  “‘粉头’是明星所有粉丝团的组织者、头目。”

  张峰24小时待机候命,时刻与他们保持着联系。一有活动,粉头就立刻找到张峰,沟通灯牌的厚薄、颜色、亮度、大小等。同样的,张峰的公司每每出了新产品,他也会联系粉头,给对方寄些样品过去。

  “TFboys、蔡徐坤这些小鲜肉,从出道开始,他们的粉头就一直跟我们合作。”

  

  今年,公司研发出一个手灯,灯光柔和,不像传统灯牌那样刺眼。寄给几个明星的粉头后,蔡徐坤的粉头立马就看中了,当即就跟张峰预定了500多个。

  粉头批量订货,通常会跟张峰砍价。合作几次,熟了之后,粉头们甩给张峰几百个灯牌的大订单。按照行规,张峰也会压低些价格。

  

  “吴亦凡的粉头是最先找我砍价的,他们要做500个灯牌。原本我不会同意,但心里一算,做几百个一样的字,可以不用开那么多模具,成本上会节省不少,最后给他们打了个9折。再后来粉头找我团购,我都让利10%给粉头们。”

  他们真情实感,却常常被骗

  张峰的淘宝店里,65%的粉丝年龄在20岁上下。

  “现在有很多报道抨击粉丝,说他们是脑残粉。其实,他们都是半懂不懂的大孩子,单纯,不谙世事。他们大部分都是真情实感地在追星,有的甚至常常被骗。”

  前几年,bigbang成员权志龙在武汉开演唱会,粉丝们在贴吧集资团购门票,结果被黄牛坑了,128万元的门票钱无法追回。

  一个粉丝站的站长找到张峰,出事前,他们曾在张峰店里下了300个灯牌,支付了100个灯牌的钱作为定金。如今,剩下的200个灯牌,她们已经拿不出尾款了。

  张峰追问后才知道,那位站长把所有的钱都给了黄牛买票,自己和其他粉丝,已经吃了好多天的泡面,

  “听了之后挺心酸的,当时就决定不要他们的尾款了。”

  张峰私下很反对这种失去自我的追星。有时候他挺不理解的,有些粉丝就喜欢攀比,比谁家的排场大,谁更有钱。

  一小部分粉丝以为自己很悲壮,燃烧了自己换来了爱豆的成绩和门面。但实际上,除了一地鸡毛,什么都没有剩下。

  “她们似乎也不太‘专一’。去年,一个粉丝在店里下单了几个鹿晗的灯牌,今年,她又买了蔡徐坤的灯牌。现在的娱乐圈变化真快,不像我们那个时候,刘德华火了好多年,我喜欢周杰伦也有十几年。”

  他常常拿自己公司的员工为正面例子,讲给熟悉的粉头。在张峰公司,有一个92年的客服,因为喜欢韩国的一个明星,苦学韩语,现在已经能流利地使用韩语对话。

  “这种积极向上的追星,才有意义。”在张峰看来,喜欢一个明星,就是要成为像他们那样的人。

  

  如今,张峰公司的员工许多都是95后的小女生,她们也追星,但她们喜欢的明星,张峰都不认识。

  “毛不易是谁?我只喜欢周杰伦。他花了十九年给粉丝唱歌,我的淘宝店也要一直开下去。”

  你追过哪位明星?

  今日话题

  推荐阅读

猜你喜欢